Banner
Banner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探索更多
刚好遇见你,医路上有你
更新时间:2017-07-14

北京T3航站楼的玻璃窗下,看着飞往纽约的航班从我的头顶飞过,这一次,我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转过身拥抱住琬晴(化名)由衷的对她说:“谢谢你,亲爱哒!”

……

时间回转到2015年的4月,那个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午后,接到妈妈的电话,我匆忙的往家赶。一开门,只见爸爸眉头紧锁,瘫坐在沙发上,眼神只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妈妈在一旁则早已是泣不成声, 我捡起躺在地上的那张纸,上面赫然写着“王**,56岁,男,诊断:右肺下部有转移性肺腺癌,多发性淋巴结肿大,骨转移以及脑转移,EGFR exon 21 mutation,PDL 1阴性。“猛地一个趔趄,我差点晕倒在地上,无论如何我都不敢相信,我那乐观强壮的父亲,怎么就得了癌症呢?妈妈说:“爸爸最近经常咳嗽,这几天发现咳出的痰里竟然带有血丝,赶紧去检查,没想到检查结果竟然是……”

我立刻决定带着儿子搬回父母家住,帮助妈妈一起照顾爸爸。只是每天看着爸爸不停地往返于医院,做着各种检查,大把大把的吃药,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恶化,并且还有转移。爸爸的面色越来越沉重,妈妈整日偷偷的抹眼泪。我是如此心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跟老公吵架,逼他放弃外地高薪的工作,只希望他能回来帮我照顾一下家里,我还甚至把我的车给卖了,只希望能为这个家,为爸爸多尽一份力。

经过几个月的治疗,终于在2015年9月的一次检查成像研究后,爸爸的报告显示病情已经趋于稳定,只是,他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差,时常感到疲惫、背痛感越来越厉害,睡眠质量也严重受到影响。无数个夜晚,他疼得悄悄的起来,又慢慢的躺下,再起来,再躺下……

我问自己,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于是,我终于给琬晴拨通了,电话。琬晴是我高中时期的闺蜜,在北京上的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做广告,好像是专门做医药医疗方面的客户,也许她会有办法。

听完我的陈述,琬晴说:“你等我10分钟,我帮你联系一下我们的一个合作伙伴,他们专门做跨境医疗服务。”

我说:“亲爱哒,谢谢你。我之前有了解过美国方面在这一块的服务,可是太贵了,治疗总费用全下来恐怕要100多万美金,我虽然把车卖了,房子我也可以卖,可是我还有孩子啊,明年他又马上要上小学了,我真的恐怕是砸锅卖铁也支付不起这么昂贵的国外治疗费,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在国内有没有保守一点的治疗方法?”

琬晴说:“好了,亲爱哒,你别管了,都交给我,等我一会儿,我再打给你哈!“

果然10分钟以后,琬晴打给我说:”我让Jacky打给你,她是医享受的合伙人,也是我的好朋友,放心吧,她帮你找境外的医疗机构,用不了那么多钱的。“

跟Jacky通过电话后,她让她的客户经理CC帮我父亲安排了跟美国医生的远程问诊,然后,建议我们去美国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进行治疗。CC介绍说:医享受提供双向医疗跨境医疗技术服务,帮助客户在全球寻找高性价比的医疗资源,通过自身专业、规范的服务,让客户在国外得到最好的就医体验,尽可能减少因患病带来的痛苦;同时,通过与国外医疗服务机构签署正式合作协议,从法律上保障国人在出国看病过程中的合法权益,为客户创造更多的生命价值。像我父亲这样的情况,可以参加医享受—VIP Health 会员服务,享受首年100万人民币封顶去美国治疗疾病,之后想继续在美国治疗,每年大约支付15万人民币的费用即可。他们的会员项目包括了所有在医院产生的费用,包括床位费、门诊费用、化疗、放疗费用和药费等。而且医享受提供100个小时的接送、翻译、陪护服务。

我盘算了一下,毅然决定接受他们的建议。


 

2015年12月,在医享受—VIP Health 美国工作人员的接待下,我陪同爸爸来到美国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治疗。

爸爸的主治医生叫William,是个40多岁的美国人。 我不是崇洋媚外,但是William温文尔雅的态度,关切而慈祥的询问,与国内很多大医院医生冷冰冰的语气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让患者和家属的心一下子就踏实了下来。经过检查,William说,爸爸的脑内被发现了多处病变,而五月份在国内检查时,并没有发现脑转移的现象


 

情况危急,William建议我们开始化疗,与此同时,还建议用伽玛刀治疗脑部肿瘤,术后爸爸恢复的不错,晚上基本都可以安睡一整晚,人也有了精神。

之后,William又和几个美国专家对爸爸的病情进行了会诊,就爸爸目前这个情况,之前的治疗方案已经不再是最佳选择,建议我们尝试免疫治疗。

免疫治疗开始(Nivolumab)每两个星期一次。三次免疫治疗以后,爸爸身体开始明显好转,精神状态更好了。四次免疫疗法之后,PET扫描显示,右下肺叶肺肿瘤显示变小以及FDG摄取量减少,右中叶和下肺叶横纹肌血管不透明度和双侧肺结节也看起来好转了许多。多灶性转移性骨病方面,完全代谢反应显示免疫疗法对于骨转移效果良好。只是,偶尔还有些咳嗽,但是背不再痛了,爸爸笑着说:“安溪,等过段时间把你妈、你老公还有小宝儿都接到美国来,咱们一家人在美国好好玩上一圈!”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在2016年6月底的脑扫描(MRI)结果中,爸爸脑部没再出现新的病变。

在美国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下,爸爸的病情得到了良好的控制。因为调养得当,2017年的春节,我陪爸爸回到国内,跟妈妈,我老公还有儿子一起过了一个团圆年。亲朋好友来拜年,每个人都觉得很神奇,仅仅1年半的时间,爸爸的病情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改善。

现在,爸爸需要回美国继续接受治疗,琬晴陪着我和我的家人一起把爸爸送到了机场,这次爸爸是一个人回去的。

北京T3航站楼的玻璃窗下,看着飞往纽约的航班从我的头顶飞过,这一次,我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转过身拥抱住琬晴由衷的对她说:“谢谢你,亲爱哒!谢谢你把医享受团队介绍给我,经过去年那一整年的治疗,让我看到了他们团队服务的专业性,我现在非常放心的把爸爸交给他们,我信赖他们,就像信赖你——我最好的朋友一样!谢谢!”

为保护客户隐私,客户名字均为化名

 

如需咨询,可拨打医享受热线:400-0825-008